书号:38263

是否收藏本书?方便下次阅读

添加书签
第一章 诡梦
A- A+

“快来……快来……”

空灵扭曲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。

“快来……快来……”

我的脑子变得迟钝昏沉,刺骨的潭水一点点没过我的膝盖……腹部,最后,是头顶!

迷迷糊糊间,一只白色的手臂缠到了我的腿上,力气一点点从身上消失。

在即将彻底陷入黑暗之前,一缕发丝滑过我的脸颊,我的眼前闪过一抹红影。

下一刻,我喘着粗气从床上坐起来。

“呼……”

我缓缓吐出一口气,许久还没从噩梦中回过神。

我叫陈一合!我又一次做了这个梦。

说起这个梦,总有种说不出的诡异。

小时候,农村的孩子贪玩,总是结伴一起下水扎猛子。

而村头,有一口深不见底的大水潭。

路过那个大水潭,大人们却总是叮嘱不让我们靠近。

但那天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我等着在树丛里解手的小胖的时候,居然鬼使神差走向了那口大水潭。

无形之中,我似乎看到里头舞动着白色的诡异的手影。

耳畔传来一个让我毛骨悚然的声音:“快来……”

正当我六神无主的时候,背后却被猛的一推:“好奇就去看看呗!”

我稳住身形,猛得转头:“艹,小胖,你想谋财害命啊!”

可小胖挥挥手,一脸不在意,好奇心作祟,一直招呼我下水。

“喂,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我拉住兴冲冲就要往水里趟的小胖,心头涌上一阵怪异,却被他带着往前踉跄几步。

“什么声音?我什么都没听到。”小胖一脸不以为然,“快来,这里的水潭没人来,鱼肯定很多!”

快来!

这两个词一响起,我的脑子里又响起了连绵不绝的声音,一抖,就松开了抓着他的手。

之后,发生的事情却让我后悔一生。

一双白色的手抓住了小胖的脚,湖面溅起巨大的水花。

一秒钟不到,整个人就被深色的湖水吞了进去。

一转眼,就没了声息!

而我眼前一黑,也晕了过去。

和我关系最好的小胖淹死在水潭,之后,我也莫名在村口醒来被村里人发现,村长知道了事情后,立马带着五个大人赶去打捞。

可谁成想,奇怪的是,大家用渔网捞了半天,别说尸体,就连根水草都没见着!

就好像……

这水潭是一张大嘴!会将所有的活物吞得一干二净!

几个大人面面相觑,回想对视一眼,就连村长也犹豫不定,这时,大头叔站了出来。

“我去看看!”大头叔自觉水性好,一咬牙就站了出来,“我到要看看水潭里是个什么东西!”

村长沉吟片刻,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:“好!”

毕竟村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未成年的孩子横死,不管怎么样都得带回去安葬。

不然,轻则影响风水,重则三代不宁。

在几人考虑下,决定让大头叔下水,为了保险,还在他的身上拴了跟绳。

大头叔一马当先,就跳了下去,起初,还在谭里游了一会。

可当他游到谭中央时,突然一股巨力,直接将他往下拽。

他还没来得呼救,就没了身影,快到众人都以为大头叔是自己沉下去的。

两分钟后,众人才察觉不对劲!

这老半天了!还不上来,想自杀不成?

众人连忙将绳子往上拉,可还没使劲,绳子就轻轻松松地被提了起来!

坏事了!

村长面色一青,连忙把绳子拉到头,一看,果然,断了!

一条人命啊!

就在众人急得嘴上起泡,又不敢下去时候,我爷爷来了!

幸亏,六姑婆嘴巴多,这事一起来,还没出个结果,她就传遍了半个村。

我爷爷一听,顿时暗道坏了。

抄起家伙事,赶忙就跑了过来,连鞋都跑掉了一只!

我爷爷说不上什么正经挂牌的阴阳先生,但在村里头地位,可绝不比那些神婆,大仙低!

只可惜,我爷爷有个规矩,只帮村里人办事,且必收一袋大米。

旁的人,给的再多,爷爷也要把他扫地出门!

村里但凡谁家中邪,第一个想到的就必然是我爷爷!

众人一见爷爷过来,一下就像有了主心骨一样:“陈老头,你看这,大头现在还没出来!”

爷爷一听,顿时面色铁青:“这黑水谭也敢跳,我看你们就是吃饱了撑的!找死!”

众人面色惶恐,村长更是嘴唇发白,大头跳了下去可是有他的首肯的。

这要是出了事……

爷爷骂归骂,手上一点也不落下,直接抄起右手上的桃木剑,咬破舌尖,一口血喷了上去。

左手将攥在手里的红脸纸人朝天一扔,右手桃木剑快准狠地扎在纸人上。

“哗”地一下,纸人上燃起大火,爷爷一抖手上的桃木剑,纸人径直向前,落进了水潭中心。

下一刻,我就见到了震惊我一整个童年的事情!

平静的水面出现了一个漩涡,漩涡中缓缓升起了大头叔的身体,仔细一看正是被着火的小纸人给托举出了水面。

小纸人的速度极快,一转眼,就到了岸边,在将大头叔放在岸上后,化成一堆灰烬。

大头叔面色惨白的像个水鬼,爷爷扭着眉心上前一看,在他身后几处大穴一点。

大头叔的身体狠狠一抽,吐出一口水,面色转红,竟然醒来过来。

众人震惊,爷爷却挥挥手交代道:“沾了这水潭的邪气,以后谁家办白事,大头都不能去,容易沾脏东西。”

“对对对,那小胖……”村长讪笑着点头,还想着让爷爷出手。

“小胖的尸体是别想了,能救回大头算是来得及时,苍天保佑了!”爷爷狠狠叹了口气,没有多说。

从那以后,身体健壮的的大头叔变得畏寒怕冷,村中的小孩都被禁止离开村子,我也开始跟着爷爷学习茅山术。

算起来,那事结束到现在,都足足有十年了。

不过,因为我对着这些东西,不感兴趣,所以也只学了个三角猫功夫。

但!

这些个还是其次!

早不梦,晚不梦!

怎么偏偏今天梦到十年前的事?!

我从回忆中醒来,刚抬起头。

“靠!”

小说推荐

恋上隔壁极品女神

师娘,请自重

娇宠前妻:爹地,妈咪又跑了

穿书八零,我被反派大佬盯上了

取消